the rose on B612

everything is possible.

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, 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,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。

——罗伯特·弗罗斯特《未选择的路》 ​​​​

评论

热度(12)